二大爷


  李义福
  二大爷叫李大孝,1933年生人。
  我清楚地记得,二大爷经常带着我到六里地远的八方塔村赶集,不论是春夏秋冬,还是天冷天热,他总是喜欢把我托上他的头顶,叫我骑在他厚厚地且极富弹性的肩膀上,他用两支粗壮的大手使劲抓着我肉乎乎的小手,怕不小心把我摔下来……到集市上后,见到有什么稀罕的东西,只要我喜欢,他便不惜花钱买,尽管那时候过庄户日子,手头都不宽裕。寒冷的冬天,只见他把手伸进大棉袄里层的布袋里,掏出一个不干不净地小手绢,一层层地扒开来,里边净是白花花的小分子零钱,那都是在鸡屁股眼里掏出来的,平时用它来掌管着日常生活开销的“家底”,油盐酱醋都得靠这个。尽管他平实日子过得紧巴巴,一分钱掰成两块花,但在我身上花钱,他从来不小气,而是格外大方。
  二大爷朴实厚道,心眼好。在人堆里从不大声说话,更不善于表白表榜。但他绝对是个心里有数的人,一个心里头半点杂质也沾不得的人。不光是对我,其实他对谁都一样。早些年的时候,家家过得都是穷日子,尤其是孩子多的人家,往往是吃了上顿没下顿,一年到头老是断顿,相比之下,他跟俺大娘家里人口少,他也有力气能干活,相对日子就好些。所以,谁家有个小难处,遇到过不去的沟沟坎坎,只要是找到他门上,都是慷慨相助,从不打半点折扣。
  二大爷长得肩宽体胖,有一身的壮力气,不会花言巧语,而是身体力行。生产队的时候,春耕秋种,他一个人推着独轮车,往地里运肥料,一上午别人能运十趟八趟就不错了,而他一个人能顶两个人用,不仅运得快,而且还装得多,两个篓子都是拍打得结结实实,冒了尖才行。
  谁家有个修房盖屋的事,他总是跑在最前头,比自家的事看得还重要。那时候盖房需要打土坯,他可是“行家里手”,近百斤的石轮子,他轻松一提就是多半米高,再用劲往下一砸,三四个回合就是一个整坯,既结实又平整,在他手里出来的都是艺术品,跟他“搭帮”的人也觉得脸上有光彩。
  农村实行联产责任制以后,二大爷更是撒开欢地大干起来。他把队上分到自家的几亩地收拾得利利落落,年年收成大增,这还不算完,因为他有的是力气,所以,又跑到几里路远的沙河滩上,利用两个冬闲的时间,硬是一锨一锨地“刨”出了二亩多闲地,种上了适宜的庄稼。土地是农民的命根子啊!有了地就有了收成,他精心侍候着每块土地,年年收成比乡亲们高一截,小日子越过越带劲,他脸上常挂着滋润的红光……
  岁月不饶人,不服老不行啊!二大爷慢慢上了年纪后,也就把责任田和开荒的地交给金玉姐姐两口子耕种了。出了大半辈子的力,他闲是闲不住,重活干不了,就忙活点轻快点的,便买回来几只小羊羔,吃完饭就带上它们到湾边、地头、沟子沿遛上一圈,权当活动活动散散心,还能锻炼身板。可有一次,他摔断了右腿,一躺就是大半年……再起来的时候,他就什么也干不了了,整天坐着个小凳子,呆在自家庭院的大门洞子底下,或者是李家胡同头上,见了谁都亲热地打着招呼,不急的时候乡亲们都是停下脚步,跟他说说话,拉拉呱。冬去春来,一年四季……
  我长大后当兵去了东北,后又调回山东老家。离家近了,也就免不了常回家看看,每次我都是特意来到二大爷家,跟他老人家手拉着手,拉家长里短,我深切地体悟到,老人家对我那个亲热劲,还有那份情感,那份牵挂,一点也没减少,更没有随着岁月的流失而淡去。我心里明白,这永远不会变,尤其体现在俺二大爷身上,更不会变,这就是本质,也是一个人的本性。可惜的是,二大爷去世的时候,我正在外地出差,没能及时赶回送他老人家一程,留下了莫大的遗憾。

大发二分时时彩—大发时时彩计划公式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大发二分时时彩—大发时时彩计划公式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大发二分时时彩—大发时时彩计划公式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大发二分时时彩—大发时时彩计划公式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发二分时时彩—大发时时彩计划公式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